车之叹
2016-09-25 18:45:54
  • 0
  • 0
  • 2

车之叹

孔明

每天看见车流如大海涌流,我就既浮想联翩,又感慨万千,更杞人忧天。

浮想联翩

我生在乡村,能跑会走时看见最多的是独轮车,我家就有。其次是架子车,也时常看见马车,而且还坐过。村里有一位堂哥在县城当工人,每次回家骑一辆“飞鸽”(自行车),进出村时骑得飞快,吸引一群娃们追逐。村里请人民公社的拖拉机来犁地,孩子们也是涌追其后,或者站在地畔看稀奇,等拖拉机歇下了都围拢过去,久久舍不得离去。村里能眺望南山底下的公路,听说那是柏油路,夏日的阳光下,就像一条飘长了的玉带,有车在奔跑。大人指说像大红油漆箱子在跑的叫客车,专门载客的;也叫班车,定点来去的。上世纪70年代初,我随父母进西安城探视住院的小姨,坐的就是班车。还有一种挂拉着车厢的,叫卡车,专门拉货呢,所以又叫货车。我父亲的供销社就有一辆卡车,有一次拉人进县城看戏,我也坐过的。我第二次坐的也是这俩卡车。我上大学,卡车进西安城拉货,顺上了。这两次,当然只能坐车厢,且都是秋天。驾驶室暖和,那只能向往兼想象。我上的是兰州大学,来去坐火车,再慢的火车也是火车,能挤上去站一路,也就是从西安站到兰州,已是烧高香了。试想,挤不上去呢?去,我得返校呀;归,我得回家呀。1983年暑假,我勤工俭学,去兰州西固区参加大气观测,第一次坐了小面包车,感觉好极了。第二次坐小面包车是刚参加工作,省出版社派车到省高教局接我,感觉更好,坐车上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老几了。

出版大院有一个自行车棚,很大呀,足有上百辆自行车停放出入,都属“私家车”,却没有一辆属于我,我拥有已是若干年以后了。上世纪进入90年代,轻便摩托多起来。轻便摩托就是轻便嘛,女子尤其钟爱。我记得作家方英文先生就买了一辆“木兰”,骑到我家来。我俩去看唐大明宫含元殿遗址,我骑着自行车,他骑着“木兰”,一踩油门就甩远了我。过后不久,我给妻子也买了辆“木兰”,却没有亲自骑过,连车的把手都没碰过,只坐过一次,还是在后座上。西安城区禁摩了,把“木兰”送妹妹了。

最初,出版大院只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后来好像又多了一辆,谁坐?当然是领导。并非专车,一把手坐得多些罢了。偶尔外出办事,也能蹭一两回吧。出版大院门口还停放过一辆大东风(卡车),豪华显摆,很吸引人的眼球。再后来,小轿车慢慢多起来,领导不分正副,都有了专车,出版大院渐渐的把车塞满了。私家车逐年增多,新修的地下车库也容纳不下了,外来车俩一律被拒之门外。起先也有来客埋怨,但看见院子里确实车满为患,不理解也都理解了。

感慨万千

不感慨是不可能的,一感慨就收不住话头了。

一是私家车不再是奢侈品了。看见同龄的女同事都开私家车,一些老同事背后感慨:“咋恁有钱的?”事实上,刚进出版大院的年轻人,工资挣多少别问,反正也都开车上下班了。老同事都感叹:“这世界变化快!”有多快呢?看私家车吧!数量始终在上升。

二是讲究牌子了。我是车盲,对牌子浑然不觉,平日也不太留意。我就认识两个牌子,一个是奥迪,因为参观过长春一汽的博物馆;另一个是宝马,因为去德国慕尼黑,参观过宝马总部。一次,听同事议论,说某某又换牌子了。我以为是指手机或者手表,后来才知道是车。同事指说:“就那辆,上百万呢!”乖乖,当个老板也不过尔尔吧!

三是自驾游成风了。双休日,黄金周,逢年过节吧,一家人或朋友相约三五人,开上车就上路了,有目标,也没目标,远近都在其次了,慕名而往倒是真的。乡村、山水、名胜古迹骤然间成了香饽饽,登山之意不在登,而在“休闲”了。路修到山顶,车也就开到山顶,饱咥一顿野餐又下山,这就是“登山”了。一些人好像永远在车上,在路上,真个“人在旅途”哇!

四是堵车已成风景线了。城里车堵情有可原,出行必堵就不可思议了。尤其逢年过节,一些高速路堵车已不是新闻,而是惯例,不堵反倒不正常了。堵车堵不堵心呢?我不开车,没有遇堵过,只在群里、空间里、朋友圈里常见朋友发堵车照片和视频,场面确实令人叹为观止。我们出版大院及地下车库只要上班,堵是肯定的,不堵就没法停车了。上班早的,车被堵;上班晚的,车堵车。地下车库里没有出行通道了,都塞了车。一些同事进办公室坐犹未稳,保安就通知挪车。后边的挪进去,就又出不来了。有几次临时外出,有车的同事干脆不开车了,改坐公交或地铁,还美其名曰:“图方便呗!”哈,坐地铁就是方便嘛!

五是坐车摆谱儿。开会,聚会,酒会,开车去已成首选,打出租都掉价呢,何况电动车乎?步行就更没身份了。一些大院,车不按喇叭就进去了,人却不行,必查身份证,甚至特殊证件。人是衣服马是鞍,车已是一些人的招牌、通行证,甚至护身符了。以貌取人已变成以车取人,贫富贵贱看车就是了,贫贱被阻挡门外已是家常便饭了。不服气,没脾气,只能自己气自己!

六是以车当步。比之步行,开车还是方便嘛。近了不说,远了开车就是爽嘛,想去哪儿去哪儿,想走哪儿走哪儿,绕与不绕都由自个儿。一些车族出行等于车行,去游泳,去健身,去打球,都是车去车回。是否真方便呢?也不尽然。一次和朋友去看画展,绕行多半天也找不到车位,停在路边太远不说,怕罚款,更怕不安全。停车场是找到了,步行了半站路才进美术馆,而馆门前就有公交车站。有友以为不如坐公交,车主却不以为然,反问:“挤一辆公交车,多少鼻孔呼吸?多少屁股眼新陈代谢?”多数朋友随声附和:“是是是!”确乎是实情。当然,仍有友发声持异议:不是所有的公交车都人挤人;坐公交车既环保,又接地气;一路视野开阔,能浏览市井人文风景画。偏这位朋友声名最响,存款最多,闲着豪车挤公交,大家都心里有谱,所以不敢吱声。我说:“也是一种活法吧!”算是打圆场。

杞人忧天

城市空气堪忧,雾霾时常光顾,霾从哪里来,一直争论不休。有专家振振有词曰:“车辆尾气对空气影响微乎其微。”并举例香港、东京、纽约等。那些城市是否空气不受车尾气影响,我孤陋寡闻,不敢反驳,但仍忍不住反问:“车辆尾气不影响彼城市,是否必然就不影响此城市呢?”眼见偌大的城市里,满街拥堵的都是车,车后边排泄的难道是氧气吗?既然事实胜于雄辩,就此打住,不费口舌了。

车为什么堵?白痴都知道答案。据媒体披露,西安市机动车保有量已突破250万辆,单停车场就需要三个城墙内城区的面积。开个玩笑吧,也就是说西安市要停放250万辆机动车,需要三个城墙内面积的停车场就可以了。就算这不是开玩笑,西安市的机动车每天仍以数百俩递增,仅仅三个城墙内面积的停车场也不够呀!那什么时候是个够呢?问天吧,只有天知道!西安市还一直嚷嚷要建国际大都市呀,真就迫切需要那么“大”吗?别的不说,车停哪儿?如果不遏制机动车数量,把城市道路全用作停车场都不能满足需要的。哈,这一天很遥远吗?

或谓我杞人忧天,我坦承我忧从中来,且忧心如焚。城市地盘虽然可以不断拓展,道路也可以不断增多,但总会受限吧?总赶不上人口膨胀、车辆剧增吧?总不能像吹牛,想吹多大吹多大,吹到天上,也不能随心所欲吧?私家车如果像自行车那样普及,家家户户都拥有,敢想象吗?就譬如我们的出版大院吧,叫个大院,应该足够大吧?1985年夏我走进大院的时候,空荡荡的,确实大呀,才停一辆小轿车,车库几乎忽略不计。现在呢?南边的地盘收缩,让给北大街广场了,东南西北都盖了楼,第一代“出版大楼”早该打上引号了。上班族在扩大,买私家车的欲望在膨胀,两个出版大院都无法满足这种需要吧?而就西安城区而言,这样的大院还叫大院吗?把它比作火柴盒更贴切吧!

有人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有吗?高速公路都能堵死,遑论“山前”呢!

2016年9月25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