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之恶,说到底是人之恶
2018-04-10 21:23:52
  • 0
  • 0
  • 0

酒之恶

孔明

起码在中国,酒算得上是国粹。提起酒,有人能抖搂出一堆传说、佳话、英雄故事。然,酒纵有百好,我今只说酒的一恶,就是“十恶不赦”的那个恶!

中国的旅店、饭店,起名儿真是画龙点睛,曰“酒店”。顾名思义,君到这儿来,这儿有美酒!当然,当然,不唯有美酒,至于有啥,常光顾的人心知肚明,无须我饶舌也。大凡宴会、宴聚,包括所谓雅举,酒是必不可少的,“无酒不成席”嘛!一个圆桌,十来个人甫一坐定,主位上的人先站起,举杯,一桌人跟着碰杯,就算开席了。有人就端杯离席,挨个儿敬酒,敬到谁都先干为敬。此敬算不算敬,真敬假敬,且按下不表,或另当别论。妙在能坐一席的,非敌即友,罕有路人。哈,坐席有时候就是化敌为友来了,于此,酒当然功不可没。一般而言,先干为敬,人谓真诚。恕我点评:酒场上所谓诚实的,其实就是能喝的。没有酒量,即使真诚,也不被认可的。这里没有道理,也没有逻辑,酒中人就这么看、这么说,也就这么个理儿,不能较真,较真就无趣了。酒桌上常有人被“放倒”,也就是醉倒,醉到“酒逢知己千杯少”,轱辘话多,还兼呕吐;醉到“话不投机半句多”,就装醉装睡,也不排除昏昏思睡;也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醉态可爱,也不全可爱,丑态百出的时候居多。人心叵测,于酒一道,昭然若揭。谁有酒瘾,易醉,醉后必出洋相,大家就当他是“活宝”,是“开心果”,以敬酒、劝酒、灌酒的方式取乐。酒桌上倘有这样的“酒来疯”,一桌人都兴奋了。大家都只顾着取乐,至于乐极生悲那句话,谁写在脑门子上?喝酒就图个热闹,谁不受耍,谁就没人缘,让大家扫兴等于败兴,是自讨无趣。一个巴掌拍不响,有锣没捶敲不响。这好有一比:“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不出人命,理解万岁也!当然,侥幸也万岁!

唐人王昌龄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果然好诗!我理解王昌龄们:沙场征战,出生入死,酒壮英雄胆;沙场寂寞,醉生梦死,才能驱除乡思、相思之苦。诚所谓“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也!唐人陈陶亦诗云:“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闺中梦里人。”却原来喝酒就是麻醉,酒上头了就可以奋不顾身,冲锋陷阵。战死了的是烈士,战不死的就是英雄。敌我双方都如此,不是你赢,就是我输,两败俱伤也是一种结局。总有铩羽而归的,总有凯旋而归的;总有人头落地的,总有军功加身的。败北了的喝闷酒,胜利了的喝庆功酒,至于酒“杀”了多少人,都微不足道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万骨”堆里多酒徒。

酒壮英雄胆,也壮熊胆。酒没有性别,没有贵贱,也没有立场,白道、黑道,都尊酒道,讲究也如出一辙。能开怀畅饮的都是酒友,都称兄道弟的,都两勒插刀。比较而言,黑道似乎更看重义气。没有酒量,如何在黑道上混呢?古往今来,铤而走险的,拦道抢劫的,杀人越货的,打架斗殴的,多是酒徒,也多是亡命之徒。梁山泊英雄好汉脸上只贴两个标贴,一个是喝酒,一个是杀人。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吃饱喝足下山,杀人就成营生,如同虎狼遇见猎物就穷追不舍一样。好个李逵,左右手抡一柄大板斧,在首都开封闹市一路砍杀,砍死的都是围剿梁山泊的官兵吗?官兵不会等死,死于非命的多半是老百姓,包括妇孺儿童。就这样的人物,还被唤作英雄!咦,国人的英雄观,真不可思议!更不可以思议的是,酒不过是麻醉人的乙醇饮料而已,却把酒与英雄相提并论!说白了,酒不过让人失去理智,杀人而不内疚、被杀而不胆怯罢了!武松去杀潘金莲,不喝酒可乎?即使此前景阳冈打虎,也是酒醉以后的壮举。

英雄好酒,文人也好酒。杜子美诗云:“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饮者如李白,固然豪迈,但平心而论,能出将入相吗?江山社稷交给他,莫说唐明皇睡不着觉,老百姓恐怕也睡不着觉。或曰,李白不过是以酒浇愁而已!诚然哉,古往今来,多半文人嗜酒,都归因于仕途不顺,郁郁不得志,只有用酒麻醉自己了。自己麻醉自己不算,还要寻找几个垫背的,诚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酒逢知己,未必都是正人君子,但绝对都是瘾君子。杜子美之《饮中八仙歌》,歌的多半是失意者,或不得志者,或看破红尘者。空怀抱负不能施展,英雄无用武之地,借酒浇愁而已,对此李白最有心得体会:“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以酒浇愁令人同情,明知故犯就不可理喻了!史载,李白、杜甫都死于醉酒。传说李白醉后,见一轮明月倒映水中,便投江捉月,溺水而亡;传说杜甫晚年寄宿一艘破船,江流漂泊,一晚醉酒,坠落江中,溺水而死。传说当然只是传说而已,却道出了一个实情:酒让人不得好死!就如李白、杜甫,一个诗仙,一个诗圣,脸上也只贴两个标签:一个是吟诗,一个是饮酒。所幸诗得以流传后世,不幸酒透支了他们的健康,使他们不得善终!惜哉!唉……

曹操有一首诗,脍炙人口:“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但凡饮者,多喜欢以此诗自况、自许、自嘲,甚而自纵、自溺、自慰。曹操时代,饮酒成风,酒后吟诗,毫不奇怪。诗以言志,豪气干云,时人、后人,莫不点赞。但后世解读此诗,或一知半解,或牵强附会,或断章取义,或借题发挥,或率意曲解,都失之偏颇。就诗论诗,确乎是好诗;就诗论酒,则且慢,不能想当然,更不能一厢情愿。“对酒当歌”,这没有错;“人生几何”,也没得说。“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生不但苦短,而且并非全是快乐,若其不然,后世文人就无须借酒浇愁了。“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人生在世,谁个无忧?总有夙愿难以实现,总有梦想难以成真,总有承诺可能落空,即如枭雄曹操,也并非能呼风风来,唤雨雨至。譬如他想一统中国,到死也未能如愿。既然如此,“何以解忧”呢?曹操自问自答:“唯有杜康!”对吗?未必吧?好酒就能“解忧”,中国历史恐怕要改写了!实际上,曹操的头疼病,恰与纵酒有关。以曹操之智慧,未必不解酒中三昧。酒,歌吟而畅饮,可;醉生而梦死,可乎?

苏轼是文豪,文人的文,豪放的豪。他的豪放,一因为词,二因为酒。“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只此一句,说他豪放,真受之无愧也。人从生到死,可不就像一场梦么?自己做梦,却身不由己,此即人生之大无奈,上至王侯将相,下至黎民百姓,都不能例外。不能,就“一尊还酹江月”吗?恐怕也不能!苏轼一生,失意,也得意,撇开仕途,恐怕得意的时候还居多。他能生活在宋代,真可谓幸乎哉!处江湖之远,做着一方父母官,起码衣食无忧也!无为而治,优哉游哉,不吟诗而何?不饮酒而何?不携艳冶游而何?他和欧阳修一样,“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欧阳修,号醉翁。他的话,也就那一说,未必当真,也未必不能当真,但话中有话,更有画外音,后人只在“醉”字上做文章,就显得浅薄了。醉里有乾坤,醉里有政治,醉里有抱负,醉里也就不免有失意,有彷徨,有惆怅。他们为官一任,也曾造福一方,其醉中别意、真意、深意,或者应有之义,尽在他们的诗文里。后世之人,为醉而醉,还把他们的话吊在嘴上。咦,给欧、苏系鞋带都不配,遑论诗酒文也!

酒本无恶,一如刀未必就非要见红不可。酒之恶,不在酒,而在饮。饮无度,必上瘾。瘾者,隐疾也。深隐而不自知,自知而不自省,此瘾者之隐症也;自省而不能自主,自主而得意忘形,此瘾者之显症也;隐亦症,显亦症,此瘾者之顽疾也!饮者一旦成为瘾者,便异于常人,大脑被酒精控制,思维被酒精扭曲,说话被酒精注水,真假连自己都不知道、也无所谓了。酒后吐真言,也未必尽真言,此中玄机,一言难尽。譬如对饮,都醉,醉话如秋风过耳,说了等于没说,醒后记得多少?一醉一醒,就难说了。不吐真言还好,若吐真言,后果只有天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酒友多少是真心?一些人逢酒必饮,饮酒即醉,醉后话多——大话、空话、疯话、轱辘话,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嘴上不上锁,俗称跑火车。谁把醉话当真话,谁是白痴。一些人不饮酒还算正常,酒一粘唇,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即使憨态可掬,却究竟于人、于己何益?扪心自问可也!

世间不单有战场、官场、商场,还有个酒场。这后者,说来话更长。无论战场、官场、商场,都离不开酒场。甚至有一说:酒场如战场。有句俗话:“敬酒不吃吃罚酒。”为什么呀?既然是敬,又如何要罚呢?敬酒而不勉为其难,才合“敬”之应有之义吧?哈,“敬”遇着酒了,就无理可讲了。敬酒之道,真不可道也!敬酒可以拒绝,顶多是不给敬者面子,大不了绝交;罚酒却没得商量,诚所谓“酒令如军令”也。“军令如山倒”,不是闹着玩的。酒场上,第一要紧的是面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比比皆是,不胜酒力却不示弱,结果就没有悬念了。乐极生悲,在酒场上罕见吗?

饮酒之恶,说到底是人之恶。贪杯一如贪婪,贪得无厌,必适得其反;没有节制,就没有底线;不能自律,只能是放纵。纵酒如纵欲,欲壑难填,迟早纵入深渊。古今中外,例子枚不胜举。各行各业都有游戏规则,酒场自不例外。猜拳行令,就少不了酒规。所谓酒规,多半是沿袭陈规陋习,有的等同恶习。此恶非酒恶,乃人之恶!譬如吧,明知朋友不能喝酒,非要劝之而后快。言语激之、逗之,甚至设局诱之,以灌醉对方为乐事,就算动机无懈可击,就算用心并无主观故意,但客观上呢?酗酒死人,暴饮死人,醉酒也死人的,能当儿戏,闹着玩么?就算主观上无,客观上有,结果、后果、恶果都是一样的。又譬如吧,明知酒驾、醉驾等同马路杀手,不但祸害自己,而且祸害路人,却大不咧咧,见酒如蝇见屎,酒后照样开车上路,以为躲开交警就万事大吉。真万事大吉,那当然好,但万一呢?出了车祸,不死还有悔之晚矣的机会;呜呼哀哉了,死可瞑目乎?一些酒徒就是害群之马,醉酒之时,目空一切;酗酒之后,有恃无恐。酒壮色胆,便强奸妇女;酒壮贼胆,便铤而走险;酒壮恶胆,真就无法无天了。古往今来,多半人间悲剧,始作俑者,恰是饮酒中人。

但凡嗜酒如命者,多半是瘾君子。瘾而不治,等于慢性自杀。已经罹患瘾病,却无自知之明;或者心知肚明,却自恃身强力壮;或者已受困扰,却不放在心上。甚焉者自欺欺人,还振振有词,以豪言壮语自励,以饮酒箴言自慰,以无知无畏自吹自擂。不见棺材不落泪,见了棺材白落泪。我有一忘年交,一生嗜酒,见酒必饮,每饮必醉,醉后必失态,看见女性就控制不住自己,还振振有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常常回家不认自家门,看见媳妇醉眼朦胧追问:“你是谁?”不久前脑梗,医嘱戒酒,戒了几天,就经不住酒友诱惑,又破戒了。我还有一老友,冬夜醉酒,横卧街头,次日被发现,整个身子变成了硬硬。这样的悲剧,人间少乎?可有几人引以为戒呢?多半的好酒者,都自认酒量好,不会有事。可出事的,哪个在酒场认过输?民间有口头禅:“关系铁,喝出血。”用胃出血证明“关系铁”,不荒谬吗?

行文至此,不能再说了,再说,恐怕要把喝酒的朋友得罪完了!

2018年4月10日星期二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