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贪官的泪能否警醒未落马官员的心?
2016-06-19 11:23:03
  • 0
  • 0
  • 12

落马贪官的泪

孔明

 

几乎每个贪官,大的,小的,男的,女的,一旦被押上审判台,多半会流出眼泪。有人说这是鳄鱼的泪。以我看,不是,至少不全是。别忘了:“落汤的凤凰不如鸡。”再牛逼的官员一旦东床事发,被“去势”是肯定的,被“轻判”是可能的,想要官复原职恐怕只能白日做梦了。媒体一般解读说,这是悔恨的泪。我想,未必全是悔恨,也未必全不是悔恨。现实是已经这样了,也只能这样了。换一句话说,不这样吧,又能怎样呢?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信吗?让旁观者唏嘘的是他们怎么就这样了呢?昨日还春风得意,前呼后拥,说一不二,万人高看,今日却摇身一变,成了阶下囚了。此情此景,他们不会一点儿尴尬、恓惶都没有的。我是不愿欣赏囚徒落泪的,偶尔一瞥,也无动于衷。要说缘故,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历史的,一个是现实的。

历史的,有史书可鉴:一部中国史,历朝历代都有清官留名的,也都有贪官善终的。历史的吊轨在于清官未必就善终,贪官未必就被绳之以法。“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和珅的贪婪是显而易见的,和珅的落马是必不可免的,此中就有玄机焉。和珅被赐死的时候,是否会悔恨呢?即使悔恨,是否就不认为自己倒霉呢?历朝历代贪官,贪的都是一个路数,靠的都是权力,借助的多半是潜规则。和珅落马了,树倒猢狲散,跟着落马的不可谓少,但贪腐之风照旧,甚至愈演愈烈,否则就不会有晚清的“挽歌”了。“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清朝官员的官禄是明摆着的,但官员的动产、不动产也是明摆着的,来历不明的家产则更多。至今能看见的明清庄园、园林,多半是官员的,少半是官商的,这就给后人以丰富的想象与联想。

现实的,有目共睹:中国是官本位社会,是官就高人一等。不久前去出席一个朋友的书画展,照例有一串嘉宾,照例要念一下嘉宾名单,照例要按照职务级别排出先后。虽名不见经传者,却身居高位,自然被高看;虽声名显赫已无须介绍,却仍排列高官后,可怜兮兮如花瓶点缀一般。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对此风有识之士就开始挞伐、热讽,到如今非但未能凑效,反而更甚乎哉!不要问为什么,官本位社会嘛!近几年贪官落马之数令人瞠目结舌,但“前腐后继”之势是否真就有所收敛呢?据说官越来越难当了,但是否真就没人愿意当官了呢?国考门槛依然很高,国考之难早已超越高考。公务员热的背后,隐藏的就是“期货”投机心理。所谓优越的公务员待遇未必是赶考者的终极目的,其想入非非的空间自有现实生活中官本位优越地位与优势资源的示范效应兜底与拓展。台上作反腐倡廉报告振振有词,台下权力寻租、利益输送有恃无恐,有几人把落马官员的“泪”当回事呢?老百姓之所以不相信落马官员的眼泪,是因为未落马的官员工资在那儿摆着,不吃不喝也不可能在老百姓眼皮底下置办那么多房产,至于其存款,只有问天了。公布官员资产之所以流产,原因不正是旗杆上的灯笼,明摆着么?

不能排除一些落马官员泪流满面发乎真情,却也不能排除一些落马官员痛哭流涕是一种表演。是的,一些官员太会表演了。甚或可以这样说,一些官员之所以能攀爬高位,窃取权柄,不是因为政绩太好,而是因为演技太高。确实的,一些官员对着老百姓侃侃而谈的时候,脸上不可谓不和善,嘴上不可谓不真诚,其演讲词不可谓不生动,但转过身去,突然“失踪”,随即被宣布接受调查,最终被移送司法部门追究刑事责任,这一连串的变化,像极了戏台上的“变戏法”、“走过场”,令人大跌眼镜,不敢相信为真。

落马官员的“泪”有意义吗?不能说一点儿意义也没有吧。对未落马的官员有警示作用吗?也不能说一点儿作用都没有吧。实际上,贪官被审判也罢,贪官的劣迹斑斑被媒体曝光也罢,围观的多半是老百姓,其中多半也是看热闹。真正应该接受教育的是官员,而官员们却正忙着教育人民群众遵纪守法呢!只要达摩克利斯之剑不架到脖子上,一些未落马的官员是不会真正引以为戒、悬崖勒马的。当然,他们也未必真正就高枕无忧,毕竟官场的抑郁流行病早已不是传说了。

2016年6月19日星期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