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春的优雅
2016-05-14 17:33:27
  • 0
  • 0
  • 1

红春的优雅

孔明

 

那一日午后晴好,访红春茶室,看她在宣纸上写字,形似玉树临风,神似天上人物,臂腕摆动宛若嫦娥舞袖,笔轻盈得像皮影在红烛春光里晃动,墨流畅得像燕子在晴空蔚蓝里展翼抒情,眨眼间一行字就匀落纸上,那纸又像云纱一般洁白写意。我惊叹之余,寻思不到形容词,却想起了《洛神赋》里的名句:“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回眸,红春仍在挥毫,当即有恍若隔世感:红春不是了红春,是洛神走出了《洛神赋》;茶室不是了茶室,是蒲松龄轻描慢写人生的聊斋;我也不是了我,是身临幻境的醉阅饕餮者。我只能用两个字形容红春了,那就是优雅!每次雅聚,走近红春,或者红春走近,我的感觉无不如此!

红春身上,一种先天的优势应该是爹妈所赐,也可以说是天赐。人未必生而知之,却一定在呱呱坠地的时候,已被上天眷顾垂青,使优雅在不自知中播撒拥有,在成长中渐生渐丰,假以时日,自然就只眼一流了。我没见过红春父母,却自信得不生犹豫,认定红春的温文尔雅得益于父母的言传身教。父母是龙凤,生下的未必是龙凤,却一定不是走虫!红春的幸运是初生懵懂便受眷顾,初解人事便受呵护,步入社会更受青睐,这就使得她的人生有如鱼游春池,长年活水源源注入,不枯、不浊,水自清澈,鱼自悠闲。不是所有父母的优点都会遗传,但红春却继承了父母的所有优点:善恶中向善,黑白中守白,清浊中自清,勤懒中不辞辛苦,自食其力而不懈怠,怀抱文艺而不放弃,赢得声誉而不骄矜。优雅赋与真性情,文艺依附低姿态,优雅之人便呼之欲出!

红春自幼便习毛笔字,久而久之习以为常,习以为好,习之而乐此不疲。既得其妙趣,又解得其三昧,沉浸其中,更陶冶其中,怡然自得而得清闲,泰然自乐而乐不思俗。天生雅性,心便淡泊,因而明志向真元;天生雅趣,心便宁静,所以致高远清逸。幸而有人引领,所以步入坦途,心性也因之坦然;幸而心无旁骛,所以未走弯路,心劲也因之大足。书法之道,道藏玄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红春天生慧根,悟性通灵,焉能不心领神会?于是乎甘如春蚕吐真丝,愿将绿叶化玉服,虽然作茧自缚,却终究羽化成蝶,此非天助吉人乎?亦非天道酬勤乎?红春自入书道,一直坚守正道,临摹而珍惜光阴,揣摩而觉悟法门。既不投机取巧,又不墨守成规;既得法度精髓,又能破茧重生。创新中亦步亦趋,实践中循序渐进;书艺与品性双修,德行与文学熔融。看似小心翼翼,实则信心满满;书法渐入佳境,行止逼近画境。优雅不是奢侈品,钟爱超凡脱俗人。言语舒缓中平心淡定,书写舒展中从容不迫。大气与底气一脉贯通,优雅便与气场浑然一体。蜂飞蝶舞,妙姿天态。优雅之人,如诗之吟哦,如曲之演奏;如鱼之悠游,如鹜之飞奔。云破月来花弄影,桃红日暖柳咏春。

红春当得优雅,犹有旁证呀,如她的字、画、诗词,还有她的慢声细语与温和柔善。喏,字在那儿,看呗,是公认的雅!就说手札吧,看似小巧,却有大雅气象,使汉字结构之美与形态之妙衔接得恰到好处。看她写字,好像水走波浪,使我很自然联想到王维的诗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白云穿越层峦叠嶂,广袖曼舞晴空苍穹,这样的书写优雅,岂是一日修炼得来?2016年早春初雪的日子,她的《雪漱集》问世。这是她诗词书画的雅集,宛如梅兰竹菊雅聚,各是各的天然妙姿,各是各的天籁美语,各是各的本来面目。她的雅性决定了她的雅兴,做人少不得琴棋书画,作画离不开梅兰竹菊。她的画简约清淡,像寻常说话,直白得一目了然,却使人在玩赏中禅思佛想,私心杂念顿消,清心雅念渐次充盈了胸襟。诗词是书画的连襟,红春雅好自是深水涧流,汩汩声如空谷足音。未必脱口而出的都是佳词妙句,却肯定活跃纸上的多是灵性冲动,显见得诗兴鼓动胸间,诗词思情不吐不快。岁月在悄然行进中雅化红春,红春也在默然前行中诗化自身,服膺诗词而与书画精进指日可待,我有理由深信不疑!

亲疏红尘不染尘,授受春恩常感恩,这既是红春的与众不同,也是红春的先天优势。红春不能复制,优雅却可亲近。

2016年5月14日星期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