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屠呦呦获诺奖想到的
2015-10-06 16:29:04
  • 0
  • 4
  • 30

由屠呦呦获诺奖想到的

孔明

 

屠呦呦女士成为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之一,对中国来说不但喜出望外、意义巨大,而且意味深长、发人深思。媒体上说她因为是“三无”科学家(无博士学位、无留洋背景、无院士头衔)而被多次拒于中国两院院士大门之外。实际上在获诺奖之前,屠呦呦作为青蒿素第一发明人已经有国际荣誉加身,个人影响超出国门则更早。2011年9月,她就曾获得拉斯克奖,获奖理由使她名至实归:发现青蒿素——一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数百万人的生命。按说像她这样的科学家已经国际瞩目了,个人科学贡献已经如山巍峨高耸入云了,两院大门再尊贵,也应该对她老人家拱手相揖吧?事实上被两院拒于门外的不仅仅是屠呦呦女士,还有比袁隆平晚一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的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所研究员李爱珍女士、享誉海内外的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绕毅先生等等。我们之所以替他们遗憾,是因为他们都已经享誉国内外。由此可想而知,与他们可以比肩的科学界默默无闻者还有多少呢?

在屠呦呦获得诺奖的那一刻,媒体关注是自然而然的,由此引发社会热议也是在所难免的,但两院掌门人(包括所有两院院士)的集体失语是最不应该的。这不是屠呦呦一个人的荣誉,这是中国国家荣誉,更是中国科学家的集体荣誉,作为中国科学殿堂的金字塔顶层管理者、院士冠冕拥有者,不知道他们作何感想?心里是否有话想说?或者干脆就无话可说呢?显而易见,集体失语伴随的是体制尴尬与国家蒙羞,但却无一人为此挺身而出,发声担当国家蒙羞的责任。众所周知,国家是抽象的,体制是不会说话的,会说话的是人,人却有权保持沉默。在现有体制下,沉默不仅仅是沉默者的权利,还是他们的生存技巧。他们中肯定不乏众望所归者、名副其实者,也肯定不乏良知发现者、愤愤不平者。基于是,不能说屠呦呦获诺奖之前被拒于两院院士门外只与体制有关,而与每一位有权投票者的良知无关。俗话说人心所向。如果大多数院士的心里都有一杆公正而正值的天枰,像屠呦呦这样的科学家当选两院院士不应该有任何悬念。然而,遗憾已经造成,所谓尴尬应该就在这里。但这仅仅是体制的尴尬吗?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令体制代人尴尬了。现实是如此令人费解而沮丧。今年国庆期间,央视综合频道热播撒贝宁主持的《挑战不可能》节目,我忽发奇想:我们的体制、人心是否也在挑战“不可能”呢?按照常识判断,像屠呦呦、李爱珍、绕毅等科学家不是两院院士怎么可能呢?他们若无资格,谁还更有资格呢?仅以年龄而论,屠已85岁高龄了,李爱珍也虚80高龄了,绕毅最小,也年过半百了,而以他们的资历、资格要想步入两院院士殿堂还须他人审查、举手才会拥有入场劵,这不荒唐、荒谬吗?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而李爱珍早已是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了!中美之间的科研水平差距有多大,有目共睹,无须我饶舌,他们的院士含金量难道还不如我们吗?但不争的事实是谁也睁着眼睛否认不了的,那就是存有良知和常识的中国人都会疑窦丛生而同声追问:为什么国内的顶尖人才稀罕而挽留不住?为什么在国外过气的所谓顶级人才却被引进而养尊处优?为什么像屠呦呦、李爱珍、绕毅这样无可置疑的顶级人才在国内得不到应有的荣誉和尊重?这些个“为什么”的背后不该还原真相而给国人一个明白交代吗?不该反思而亡羊补牢、改弦易辙吗?不该消除体制弊端而拨正人心天枰吗?

诺贝尔奖对中国,特别是对屠呦呦来说姗姗来迟,但毕竟是来了,屠呦呦以耄耋之年获此殊荣也算得是功德圆满了,但她的国家留给她的遗憾仍在,是否以此为契机再次敲响中国科学技术体制的警钟呢?由此连带的当然还有中国教育体制、中国文化体制等等。警钟也不能敲敲而已,更重要的恐怕还是举国的反思与刮骨疗毒式的自我变革,不改弦易辙恐怕会给子孙后代留下的不仅仅是无法弥补的遗憾,还有再也无法消除的差距!其实屠呦呦式的遗憾只是中国式遗憾的冰山一角,各行各业都存在着类似的弊端,违反常识、违背规律、透支良知、颠覆规则的各种花样繁多的选拔机制一直大行其道,如其不然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就不可能莫名其妙地获取国家荣誉。譬如所谓神圣的文学领域连续出现的鲁奖丑闻就早已令国人唉声叹气了。国内已不乏这样的悲声发问:真的病入膏肓了吗?

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