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色
2015-08-05 19:22:43
  • 0
  • 0
  • 0

敬色

孔明

 

方英文先生在微信里戏语:“少酒敬色。”稍加斟酌,便觉妙乎哉!“少酒”,浅斟而已,容易理解;“敬色”呢?“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肯定不是这个“色”,应该是女色那个“色”。或者再收缩:美色那个“色”;或者再延伸:色情那个“色”。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男人一半,女人一半,美色就在那一半里。美色不是流行色,却是稀有色。“万绿丛中一点红”,那“红”才算得是美色;“天生丽质难自弃”,那“丽质”是当然的美色;“女为悦己者容”,那参照的也必是美色。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爱美,爱得死去活来的,不是美色吗?女人爱美,梳妆打扮,美容、整容,不就为了更美色吗?女人拥有美色,就是美人,等于拥有了干股、原始股、绩优股,若上天眷顾,一本万利是没有悬念的。古今中外,例不胜举,那就不举。

“色”撞着“情”了,一见如故,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不似爱情,胜似爱情,那就是“色情”了。自古道:“英雄难过美人关。”面对美色,天下英雄,多半气短,所以“美人计”被写进《孙子兵法》。勾践进献西施,吴国被灭;王允进献貂蝉,董卓被诛。可以说夫差、董卓,都为美色所杀。中国通史,通上下五千年,有“红颜祸水”之说。“红颜”当然是指美女,是否“祸水”且按下,反正一些“红颜”的确“留名青史”了。远的,如夏之妹喜、商之妲己、周之褒姒;近的,如汉之吕雉、唐之玉环、明之客氏。色情也是情呀,所以吴三桂为情所困,“冲冠一怒为红颜”;所以英国国王爱德华八世为情所迷,不爱江山爱美人。中国古代才子佳人故事,卿卿我我的,花好月圆的,悲欢离合的,逢场作戏的,寻死觅活的,多半发生在“红颜知己”之间,多半逃不过“色情”二字,不是色迷心窍了,就是情迷心窍了。当代反腐中有一道亮色,就是几乎每一位落马的贪官身后,都有“红颜”背书。不能说他们之中没有情,也不能说他们中只有情。色与情暧昧,情与色缠绵,个中是非曲直,真是一言难尽!

一言难尽,所以要“敬”吗?其实这个“敬”字,更一言难尽。敬,让人最先联想到的,是尊重、敬重。对美色尊重、敬重的人,应该是正人君子吧?但随即又让人联想到敬而远之。正人君子不近女色,是否就是敬而远之呢?孔子答颜回问:“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就“色”而言,所谓“非礼”云云,是否危言耸听了呢?其实琢磨一下“色”字,就不由人倒吸一口冷气!“色”字头上,明晃晃一把刀高悬,不瘆人吗?起码让人一望而心惊胆战。古人造字,真是用心良苦!那“色”之刀,非寻常“刀”,刀刃锋利,却抹满了蜂蜜。贪色之人,能尝到甜头,也容易吃尽苦头。引以为戒,当然“敬色”最妙。

“敬色”的“敬”字后,还有一个“敬爱”的“爱”字。人生天地间,万物有定数,人当然不例外。景有美景,色有美色,敬而爱之,都应该是常情、常理、常态。一年四季,有个春天,春有百花,姹紫嫣红,那就是春色,春色是美色。夏风习习,万籁俱寂,一个人欣赏那荷塘月色,月色即美色。天凉好个秋,丰收在望,一望的金色,那金色也是美色。“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白皑皑的雪色更是美色!人是万物之灵,色是造化之赐。有赏月情怀,敬色而爱,爱不会有错,错就错在心乏敬意,反生贪婪,见色便色令智昏,贪色更贪得无厌,浑不记得“色”字头上还有一把刀高悬欲坠。视而不见,不异于掩耳盗铃吗?

回到方先生的话:“少酒敬色。”多少为“少”,怎样为“敬”,都是个问题。有时候,对有的人来说,矫枉过正是不无道理的。酒是色媒人。饮者已成瘾者,再少也是诱惑;贪色之徒,贪婪成性,所谓“敬色”,如同“敬酒”,真诚与否,多少真,多少假,鬼知道!“敬色”必须先“敬”一个常识:女色、美色,都不脱女性之属。毛泽东说:“妇女能顶半边天。”那“半边天”里,有母亲、姐妹,有妻子、女儿。将心比,都一理:“敬色”等于敬她们。灯红酒绿世界,功名利禄场所,有几人这样想过:我所淫者,是他人母亲、妻子、女儿,反过来呢?玩心里少了这个前提,“敬色”只能说说而已。尊重妇女虽然早已写进法律,可实际上呢?每个男人都扪心自问吧!尊重发乎心,才有意义。基于是,方先生的“少酒敬色”,就不仅仅是妙不可言了,其发人深思之处,更值得时人玩味。

2015年7月18日星期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