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扪心自问:我是老毕吗?或者反问:我不是老毕吗?
2015-04-18 12:48:53
  • 0
  • 21
  • 14


老毕

孔明

 

我要说的老毕只是个符号,是毕福剑,老毕不等于毕福剑,应该是指毕福剑们,即老毕们。为什么这样说呢?其实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扪心自问:我是老毕吗?或者反问:我不是老毕吗?

毕福剑们迟早要出事,被查也是迟早的,老毕辱毛事件只是个引线。老毕的典型在于他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君不见,你我他,左中右前后,有多少这样的人呢?换一个地方,就是一个面孔,就是一种腔调,不作纵横比较,你无法判若两人。人前说一套,人后说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台上正襟危坐,真跟个人似的,自己都不相信的话,硬是说得字正腔圆、义正词严;台下却又换了个人似的,虽然不放身价,却作还原“人”的面孔之状,说灰段子,说黄段子,甚至说黑段子,环顾左右皆“兄弟”,更是没有了忌讳,还被美其名曰“放松放松”。这一“放松”,没有底线了。人同此心,都习以为常,不变戏法似的转换角色,反而成了另类。老毕辱毛事件,只是此辈游戏人生的缩影。

就单个事件而言,老毕是否无懈可击?是否可以原谅?是否不被“告密”就是万事大吉?众所周知,毛泽东的俩女儿还健在,嫡系的、旁系的子孙不可谓少,像老毕那样辱骂毛泽东,可乎?毛的子孙有权保持沉默,也有权不保持沉默,诉诸公堂都理直气壮。或者换位思考:别人在饭桌上那样辱骂老毕的父亲,老毕闻之,又有视频可据,能善罢甘休乎?何况毛泽东并不单是毛家的,更是属于整个中华民族的,毛的地位是历史形成的,说他是中国人的“神”一点儿也不过誉,岂容得宵小辈们随意辱骂?公开不行,背后如果行,就不会有所谓“告密”之事发生了。老毕辱毛犯了众怒,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俱不容忍也就可想而知了。

老毕出事后,网媒中不乏为老毕鸣不平者,更谴责告密者可耻。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不仁、不智的片面之辞、诡辩之辞近似于歇斯底里,殊令仁者、智者、识者大皱眉头而扼腕叹息。常识胜于雄辩。告密者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一律贬斥。告密者要看谁告,告谁,告的是啥,有无社会正义。为亲者讳,乃是亲情伦常攸关,当然理解万岁;为友者讳,乃是人之常情使然,自是无可厚非;为圣者讳(包括为尊者讳),乃是大情大义所系,奠基良知厚土,释放大是大非,世人就算不理解也得理解。除此而外,告密,不告密,都是两可选择,无可无不可。譬如老毕,你公众人物,在央视屏幕上说得比唱得好听,到了台下,到了饭桌上,怎么能那样呢?当着中外友人的面,逞才、逞能、逞口舌之快,旁听者可以一笑置之,也可以“一根筋”举报你,这也是仁智选项,正如同谨言慎行也是做人选项一样,不能要求人人守口如瓶,也并非人人信奉沉默是金。况且视频举报,如何就是告密?就算百分之百告密,也有个价值观的是非判断。君不见,很多老虎、苍蝇被捉,都是其枕边人视频或者偷拍举报的,其行径与“告密”并无多大区别。再比如,杀人恶魔隐匿而被熟人发觉,该不该“告密”?只能说“告密”是把“双刃剑”,伤人,误伤,伤及无辜,都有可能,但不能因此就视之如寇仇。当今社会,明哲保身者众,怕惹火烧身者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者众,所以许多公众事件中,为正义出庭者、作证者、举报者内心都有个道德纠结或者良知拷问,事实上他们极有可能被不明真相者视为告密者。许多人法庭上帮人赢了官司,法庭外却遭遇孤立,让人在喟叹中无可奈何。

在老毕出事后,网媒舆论中有人颠倒了本末:整个事件再明显莫过的是事件本身,而非所谓“告密”,不能因为“告密”,就不问事件的青红皂白。是非如此明白,犹有人视而不见真相,却对真相发布者大加挞伐。此一事件应该令整个社会警醒、警觉:老毕出事的必然性在于社会精神不能集体分裂,社会人格不能集体沉沦,社会价值不能集体颠覆。如果继续容忍老毕们这样的台上台下两面人大行其道,所谓中国梦恐怕永远都是梦了!

2015年4月18日星期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