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孔明散文
  • (7)

车之叹

车之叹孔明每天看见车流如大海涌流,我就既浮想联翩,又感慨万千,更杞人忧天。浮想联翩我生在乡村,能跑会走时看见最多的是独轮车,我家就有。其次是架子车,也时常看见马车,而且还坐过。村里有一位堂哥在县城当工人,每次回家骑一辆“飞鸽”(自行车),进出村时骑得飞快,吸引一群娃们追逐。村里请人民公社的拖拉机来犁地,孩子们也是涌追其后,或者站在地畔看稀奇,等拖拉机歇下了都围拢过去,久久舍不得离去。村里能眺望南山底...

  • 413
  • 0
  • 2
  • 0
2016.09.25 18:45

缠脚

缠脚孔明最古怪的是女子缠足。说轻些,是陋习;说重些,是恶习。此习虽已取缔,但在穷乡僻壤,尚可拾遗。我的故乡离西安市不可谓远,不可谓近,至今犹有小脚老妪存世。她们生不逢时,被缠了天足;又欣逢盛世,看着大

  • 405
  • 0
  • 1
  • 0
2015.04.30 18:47

想起了杜经国老师

想起了杜经国老师孔明听老同学肖兴吉说杜经国老师与世长辞了,我颇觉意外,当即悲从中来。顺手打开电脑,上网,百度“杜经国”,发现这竟是个迟来的噩耗,迟来了近乎一年半。去年3月21日凌晨3时,杜老师于汕头大

  • 338
  • 0
  • 2
  • 0
2014.08.10 10:22

同学,一笔精神不动产

同学孔明人的一生,拥有同学是一种荣幸。首先,拥有同学,意味着曾经上学读书;其次,拥有同学,意味着人生多了一层履历;其三,拥有同学,意味着拥有了人生一笔财富;其四,如果拥有大学同学,那就意味着拥有初中、高中同学,人生可谓一帆风顺;其五,如果连小学同学都没有,那就意味着十之八九与学校无缘,更意味着十之八九一辈子不和书本招嘴。在当今社会,斗大的字不识几个,那前途命运十之八九也不容乐观。我庆幸我上了

  • 669
  • 1
  • 5
  • 0
2014.01.12 11:28

儿子去上海

儿子去上海孔明2013年4月30日,我注定要记住这个日子。儿子离开了家,是真正的离开。对儿子来说,这是人生的一大步;对父母来说,也许是对儿子最后的“断奶”。完成了四年本科、三年研究生学业后,儿子终于就要走上工作岗位,走上人生舞台。目的地:上海!有一个叫“中国商飞”的公司已与他签约。这一天必定会到来,但我仍觉得突然。自从知道儿子签约了“中国商飞”后,我一直关注着上海这个中国大飞机梦的制造地,期

  • 516
  • 0
  • 7
  • 0
2013.05.01 15:43

梦里的老屋

梦里的老屋孔明故乡在梦里,老屋也在梦里。老屋为土木结构,坐西朝东,低矮。听说这里原是一亩庄稼地,东西长,南北短,南北正好容得下三间房。地的主人是父亲的干达,干达慷慨,把这一块地当成了见面礼。家就搬了来,左有邻,右有舍。左邻就是北邻,垒墙的时候北邻说:“能借住(利用)就借住吧,多垒那些胡基干啥?”山墙垒了一半,不垒了,只弥合了四周的接缝。南邻的房基高,房退后了一丈余,空出一片台地做场。我家撵了北

  • 170
  • 0
  • 1
  • 0
2013.02.28 09:58

及时雨

及时雨孔明这一场雨虽然小了些,但及时,且准时。春夏秋冬,四季有序。春降春雨,冬降飞雪,应该天经地义。但这多年,时令乖违,偏与人愿作对。时令在秋,过早地就秋雨带冷了;时令入冬,迟迟不见飞雪;小寒未至,寒冷先至,大寒来了,竟暖和得可着春装了。西安的今冬就乖谬得令人沮丧。初冬预报有雪,还真有雪,只不过雪到地上很快化了。盼望着天撒鹅毛,银装素裹,睡一觉起来,掀帘而望,路面果然若白,但不是雪白,是

  • 199
  • 0
  • 0
  • 0
2013.02.03 12:00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