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会不会保佑贪官?
2013-06-08 22:18:26
  • 0
  • 0
  • 12

佛会不会保佑贪官?

孔明

刘志军落马被公诉,有一个细节讽刺而发人深思:刘志军迷信,家里长期烧香拜佛,办公室里供奉着“靠山石”,一些项目开工、竣工,他都会请“大师”掐算黄道吉日。讽刺的是佛好像没有“有求必应”,“靠山石”靠不住,“黄道吉日”成了刘志军累积的“忌日”。发人深思的是迷信的高官恐怕不仅仅是刘志军吧?落马的高官喜欢烧高香者比比皆是,有逢年过节名刹大庙里的香烟袅袅为证。谁偷着乐呢?不是佛,是佛座前披着袈裟的所谓高僧大德!

我曾经笨脑子笨想过:佛是广结善缘的,所以佛门流行口头禅:“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门善男信女曰信徒,他们顶礼膜拜,心里揣的应该是一个“善”字。他们相信佛法无边,佛无所不知,佛最“知”的是人间善恶,佛最直白的警告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信徒的第一标志是“信”,第二是“诚”,第三是“善”。不信而拜佛,那是自欺欺人加欺神灵;不信不诚,拜佛无异于缘木求鱼;不善知识,无善护念,所谓信佛,嘿嘿,鬼信!

信徒都相信三个字:“诚则灵。”刘志军能不能说是信徒呢?不能!至少表面上不能,因为他是共产党员,应该算无神论者。他诚否?一边是党,一边是佛;一边向党表忠心,一边向佛烧高香,他的“诚”应该作何解读呢?台上说一套,台下做一套,对党和人民,他无诚信可言。至于烧香拜佛是否等于对佛信而且诚,恐怕只能让刘志军扪心自问了。我们有理由怀疑,却也有理由信以为真,姑且相信他的“迷信”就是信而且诚吧!那么佛对他会不会“诚则灵”呢?如果他的“诚”是毋庸置疑的,那么佛的“灵”就应该毋庸置疑,亦即“有求必应”。刘志军烧香抱佛肯定“有求”,他至少渴望“必应”。他“求”什么呢?升官发财,一也;岁岁平安,二也;高枕无忧,三也。他“求”到了吗?官做到部级,财发到千万,应该是“有求必应”了。他真“得力”于佛吗?他的“有求必应”,与其说是佛的“保佑”,毋宁说是丁书苗的钱管用。退一步讲,刘志军如果是得了佛助,那足证佛是不辨善恶、不分是非、不别黑白的;刘志军终于落入法网,又足证佛之与他,“道是有情却无情”也!

按说,刘志军不笨!我也是笨脑子笨想:他如果真笨,能青云直上、官至部级吗?能呼风唤雨、心想事成吗?能钱权交易、招财进宝吗?显然不能!但我又有理由相信他不但笨,而且笨得不可理喻。你想啊,你拥有的权和钱是属于谁的?是谁给的?如果权、钱都是捞的,你又是如何捞的?你“捞”的过程能见光吗?你是当事人,你不明白?如果不怕见光,你有必要求佛“保佑”吗?如果很怕见光,佛能“保佑”你吗?如果佛真“保佑”你,你不觉得这佛可疑吗?如果佛不“保佑”你,你不觉得礼佛很荒谬吗?佛如果保佑贪官违法乱纪、巧取豪夺、敲骨吸髓、搜刮并挥霍民脂民膏,佛与贪官何异?哈哈哈,有此一说:“礼佛是礼自己!”以此类推,拜佛也是拜自己,那还烧屁高香呢?自己保佑自己可也!

佛门三戒,曰贪痴嗔。妙在庙门烧高香者,多是贪痴嗔辈!为官贪权,无法无天;以权谋私,利令智昏;贪得无厌,财迷心窍。故此,越是贪官,越痴心妄想;贪婪失去底线,常常适得其反。还有佐证:分明是侥幸,却为自己庆幸;分明是自掘坟墓,却忍不住自鸣得意。未必不知真善,却乐于伪善;未必不识大恶,却不以为恶。一个刘志军的落网,能惊醒千百个刘志军否?我只能说“但愿”吧!现在流行一种说法,反腐反到谁头上,谁倒霉!说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能令多少人深信不疑?说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那“漏”了的,是否算得少数?有一点是肯定的,刘志军烧香拜佛,佛并没有“保佑”他!同时有一点不可否认:佛不保佑贪官,贪官未必就不再迷信佛,此中奥妙等同天机,我辈凡夫俗子今生今世恐难参透。

20136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